講「鬼故」,我很愛聽,但聽了又怕,怕什麼?怕遇見到。如遇見了,又什麼方法才可趕走這可怕的東西。師兄便敎我,遇到這種東西,有效方法就是用粗言穢語向著空氣大駡一塲。但我相信,如果我真的撞鬼,我只會目瞪口呆,那裏來得及大駡,還要用粗言穢語呢!

師傅聽到我和師兄的對話,便笑道,「你學了無常派玄空都有一段時候,怎麼忘記了我所敎你的東西」。跟著便講出一個簡單案例,「我有一位醫生朋友,很多年前曾一家遷入醫生宿舍居住,入住不久,便有怪事發生,他的一對小兒女,常常哭訴他們見到「Monster」, 後來連醫生本人也見到,手足無措,所以希望我去幫幫他們,我到了現場,發現問題是出現在其陰氣值。是故,叫他們移了床,引進陽氣來化衰死之氣,問題便解決了,不過他一家也是決定搬離宿舍。」

我心想:「搬了一定可解決問題!」,師傅看到我的樣子,好像猜到我是不服氣,又不太明他的解說,便問我是否記得他有一個案例,是講他客人的女兒撞鬼。我便嬉皮笑臉地跟師傅説:「你可否再說多一遍,真的忘記了!」真好,師傅再跟我們溫習多一次。

師傅客人是住在粉嶺圍彭家村對面的丁屋,此丁屋是兩層高的,每層面積約六百呎,上層設有四間房,下層是一房及一廳,屋前還有一個約很大的花園,是七運的卯山酉向。

師傅道:「據這客人說,他搬進此屋數年,都是一家平安,財程尚可。今次相約我去看風水的原因,就是發覺當時,他三個女兒的運氣轉差,身體不好。而且他大女兒在房間見鬼,令他懷疑是與風水有關。」師傅繼續説:「巒頭不真,理氣無用,所以一定要仔細視察周圍環境。因此,我習慣地環繞宅行一周,查看此丁屋所在之形勢。丁屋是靠山而建的,宅後是一個小山崗,是一個小社區。而往來此小區的唯一一條車道,從山半腰彎彎而來,繞經此丁屋後面,然後斜斜地反身而去,形成反弓形狀。而此丁屋的停車位就在彎路前面,宅後築有一道樓梯向上連接馬路,而丁屋後門就開在東南位置上。」

師兄便問:「反弓的馬路有問題?」

師傅答道:「當然是有!雖然宅後環境寧靜,而且馬路上的車輛不算頻煩,但是,馬路反弓沖背,靜處逢動,吉處藏凶,這是影響健康的一種形煞。」

我插咀:「這馬路的反弓,應不是引起你客人大女兒見鬼的原兇?」

師傅望了我一眼,笑一笑,沒有回答我,便繼續說這個案例:「之後,我再繞到屋前勘察,發在屋的右前方,在西北位上有一條廢棄的電燈柱,柱身的支架正插向宅前,形巒上有沖射刑傷之徵。」

他一邊在白板上畫出丁屋平面圖,一邊說:「縱觀此宅,大門開在西北位,而花園大閘開在正西方,外路從坤方引入,前面是一排矮屋平房,左右鄰居都是平排建築,青龍白虎沒有欺凌之勢。該宅七運入住,是旺山旺向的位宅,何以有刑傷及見鬼之事發生呢?」

師兄得意洋洋地説:「我知,一定是間屋不夠開揚,屋內的環境偏暗所致。」

師傅稱讚師兄後,跟著便説:「你說的情況都是正確的。在風水的書籍裏,論述見鬼的屋多是失運的樓,或是鄰舍屋角暗探,獸頭沖射,又或是陰暗無光。不過今個過案的村屋,既無暗探,亦不陰暗。」 

師兄便急著問師傅:「是理氣還是巒出了問題?」

師傅解釋:「書云:「乾坤鬼神,與祂相剋非祥。」乾為天,「為神」屬陽氣,坤為地,「為鬼」屬陰氣。來路九紫剋六白,陽氣受損;向首二黑會五黃,陰氣驟起。五黃亦為五鬼,是故有見鬼之疑。況且二五交加,亦主損健康,而見鬼的大女兒是壬子命,睡在坎宮房間,門開坤位。至於二女和三女(是對孖女),分別睡於西南房和西北房,若以命理論休咎,照道理,她們的遭遇應該相同才是,但是,她們兩人,一個暈倒,一個傷手,其病傷剋應不同,你們又覺得應怎樣解釋呢?」

師兄們呆了一陣,其中一個説:「師傅,你就給我們講解吧!」

師傅道:「其中一個因素,就是後天的方位氣數影響了這對孿女的先天運勢,或多或少扭曲了她們的運氣遭遇。且看坤宮卦氣,三八會九六、乾、震二卦受損,故有暈眩跌倒之象。而乾宮的卦氣,八四會四一,艮卦受損,艮為手,故有傷手之應。況且,宅外乾位有形煞冲射的外應,加重其力,因而有外傷。書云:「艮非宜也,傷筋折臂。」就是這個原因了。」

我說:「原來挨星是這様活潑,它們的交遇是會有吉有凶。師傅,你怎樣替他們化解?」

師傅反問我們,我們便分成小組,七嘴八舌,説了一大堆化解方法,當中有些是對,有些是錯。之後師傅講出他用的化解的方法:「針對乾上的形煞冲射,我建議宅主把那條已棄置燈桿拔掉移走;又因火土氣重,再加上陰氣重雜,容易令人產生見鬼的幻象,傷害身心。所以我採取水調濟火土的方便法,務使陰陽平衡。」

我偷到師了,哈哈!